去旅游有时候是一种自我考验

虽然在这个网络时代,很多资讯可以在出发前安排好,到了目的地还是有很多未知数和未能预测的事会发生,如遇到一个梦中情人,哈哈!看到我对爱情的饥渴了吧!虽说期待惊喜不断,但还是按耐不住安全感,花了很多时间去安排住宿的地方,在游览酒店预定的网站时,还是选了比较得体的地方,毕竟晚上还的工作,网络和电源是不可缺的。收拾行李时还是多带了几件衣服-睡觉穿的,耐寒的,走走逛逛的,还带了一个肥皂等等,还七早八早的去机场报到!(现在就在去机场的路上5:26am)

或许有一天我真的该来一个毫无计划的旅游,只带基本的穿着和必需品就出发。

去日惹主要是去看Borobudur 婆罗浮屠佛塔。我一直向往这个壮观的千年古迹,建于公元九世纪,是大乘佛教的佛寺,据说被火山爆发后的岩灰淹没,到了1835年才被发现,修建,并在1991年获得世界遗产的地位。我是听说这里气场很好,尼泊尔一位上师来过这里并说这里是佛教的发源地,还说Mendut 佛寺里的佛像是弥勒佛,以前一名尊者阿底峡来过印尼苏门答腊拜师修行十二年,不知有没有去婆罗浮屠佛塔。

我的4天三夜的行程

是,

  • 第一天,抵达日惹,直奔婆罗浮屠镇,在婆罗浮屠住两天
  • 第二天参观婆罗浮屠佛塔和附近的庙
  • 第三天看日出,然后回日惹,入住机场附近的酒店,去参观其他古迹
  • 第四天回家

時差:这里比吉隆坡慢一个小时,写这文章时吉隆坡现在是七点半旁晚,这里是六点半,但天已经黑了。

抵达

我早上十点就到了机场。两个小时半的飞程。
我走出机场,原本想搭巴士到巴士总站,但有个人前来问我要不要乘电单车去,去 Jombor 车站50k印币,我推迟,说要去婆罗浮屠,他再献仪150千,我讨了价130千,我就这样上了陌生男人的车,行了近一小时的路程。坐到屁股麻去,满脸灰尘,但看到可以避开堵车,也就算了。折算为马币四十几元,算了。

包场

问了人,走到预定的 Cempaka Villa 别墅酒店,惊觉如此靠近婆罗浮屠佛塔,又离喧闹的大街有一段距离,传统的设计,木制的半独立式的房间,房内一片玻璃墙,躺在可以看到外面的绿色草地,卫生间也是玻璃墙隔着,感觉很开放式的。酒店就只有我一个住客,好像包下了整个别墅!

我放下了行李,先到婆罗浮屠看看,确定买票的时间和价钱。那些卖纪念品的小贩的纠缠确实叫人不得不硬下心肠。摆脱纠缠后我开始往 Mendut 走去。决定走路以来以为很近,而来想看看路上四周的环境。就这样,大概走了两公里!

Mendut

Mendut 古庙的入门票三千。就只有一座庙而已,进到里面才叫人惊叹!里面一尊佛,两尊菩萨端庄的坐着!不知是不是建庙开始保留到现在,而且保留得很完整。里面虽然完全没有照明设备,仅靠入口的光线,依然看到佛菩萨的庄严和精致的轮廓!

Mendut 佛塔的佛菩萨

我也参观了毗邻的寺院,很宁静的地方,很多佛像,很大的花园。有一个仿造吴哥窟的大头拱门,有一个释迦牟尼佛苦行僧的石雕像。我在这里逛了很久,外面卖纪念品的小贩也等了我很久。我欣赏他的耐心,但抵不过我的石心。

走累了,要回酒店了,开启Uber,但没有车夫,唯有再走路回去,幸好半路上有一辆摩多德士载我会,花了10千回到酒店门口,大概是马币三块多吧。
回到酒店累死了,点了一个炒饭和冻姜汁,大概是50千
洗了澡,就睡着了。

无所事事

起床的时候大概下午四五点,我借了酒店的单车在附近的乡村走走。不时会有乡民主动打招呼,感觉挺好的。剩余的时间,基本上是没什么想干的,原本说来做计划的,但真的没劲,只是想纯粹休息,或看看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参考了Merap i山的资料,虽然蠢蠢欲动,但还是算了,来回可能十个小时,怕累死冷死。想去 Dieng,但车程就用了三个小时多,还是等下次吧。

晚上也只是在市区走走找吃晚餐的地方。所谓的市区就是在婆罗浮屠佛塔门外的一条大街,两排的店,卖着日用品和食物,和零零散散的小贩,还有一个流动的电动玩具,就是那种放了银角就在地上下摇动。流动性是因为它不是固定的装置,放工后可以带回家。

我最后选了酒店附近的餐馆,比较干净的样子,还标明最纯的牛奶。价钱也ok。有标明价钱比较放心。

晚餐后继续无所事事的蹉跎岁月到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