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物理治疗的疗程告一段落。情况没有改善,因为老爸拒绝配合做运动,也有点质疑物理治疗师的方法。

最后一次去的时候,物理治疗师给老爸做一些运动。运动后的测量血压,竟然飙升到199,高居不下!总算下到167时又再鼓励老爸继续做骑单车的运动,运动后,血压再次飙升到200多!结果必须再次在中心休息许久才回家。之后不再收到任何来自中心的慰问或跟进,既然如此,我们唯有另谋高医。

住在我家对面的朋友,她的丈夫几年前中风,后来去了家附近的针灸中医师治疗。一段疗程后,终于可以站起来走路了!老妈以前也听说过,于是大家同意让老爸试一试。

这间针灸诊所叫“得益中医馆”,The East Acupuncture,坐落在一所双层排屋的角落单位。这位男中医师四十一岁(他的毕业证书有些出生日期),有点白发,但皮肤真好,对年长者算贴心但对不听话的老人家就说话毫不客气,也许是他的方法。

第一个疗程是让中医师试探老爸的状况,老爸对治疗空间很满意觉得很舒服。首先医师处理身前的部分,在肚子,大小腿,和头顶插针 – 每一针插下去都会问老爸有没有酸酸的感觉,有些比较难插下去因为筋肉很僵硬;有的插下去必须到很深的地方才感觉到酸。插完后,医师把一个仪器照在老爸肚皮上的针来促进血气的流通。

十分钟后,再做背后的部分 – 依然插了很多针,连颈项也插了好几针。

疗程后,老爸感觉到有显然的进步!投诉痛的地方,让他再插几针,就不痛了,原本无法举起的下肢,好像也可以行走了。中医师有说明 – 必须做运动,才能有显著的进展,也说明治疗不是一朝一夕就好了,必须给他时间。正要离开诊所时,老爸就投诉腿部的部分很痛(旧患),医师在大腿部再插几针,就不痛了!

医师也开了去水肿(利水)和补气的中药给老爸。一天吃两次,一次各吃三粒;也吩咐老爸在早上九点半时到外头晒晒太阳,说是可以补阳气。

我们信心满满的回家去。

第二天,又打回原型 – 脚又走不到了!但其他原本痛的部位不再痛了,显然有好转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