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只是想谢谢东西。

  • 老爸有个神医朋友,李师父,通过拍打的方式把很多瘫痪的病人治好。以前他们俩要好的不得了,但不知为何有点闹僵的感觉,好久都没有来往。刚开始健康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建议请这个朋友来看看,老爸老是推三推四的。昨天老爸觉得应该放下以前的成见,叫我今天务必到这个朋友府上请他亲自去看看老爸。
  • 我原本的计划是办了上午的工作,才去找他,因为老爸说他今天未必有空上门给老爸看病。
  • 结果我十一点早上去到他家,他的太太说他已经过去我家了。我急忙打电话回家,果然他已经看过老爸了。我向李师父的太太道别后回家。
  • 为什么会这么 desperate 原因是老爸的四肢已经几乎没有力气了,个人的气也开始薄弱。我一早就在我们三兄弟的群组发了一则信息请大家常常回家看看老爸。
  • 我回到家后看到弟弟来了,老爸的几个朋友也在,我觉得安心,便到附近的商场找个地方工作。到了大概两点半就回家准备接下来四点的针灸治疗。这么早准备是因为老爸行动不方便老是耽误了预约的时间,让我挺不好意思的。
  • 接下来到我运动的时间了 – 老爸突然想上厕所,所以我必须把他从屋外的懒床搬到轮椅去,送到浴室,再从轮椅搬到马桶座位,坐上去时老爸已经等不及了,善后的工作都由老妈去做,包括清洗肮脏的裤子,替老爸洗干净洗澡换衣等等。
  • 清洗一番后,我负责把他从马桶座位搬到一个临时的座位推到门口再把他从那里搬到浴室外的轮椅上。再由侄儿清理他膝盖的伤口。他也做得很好很有耐心。
  • 这或许就是大家的功课,学习或锻炼的时段。
  • 三点半我们就到了针灸的诊所。也许轮椅的方便,我很容易的把老爸从座位搬上轮椅,再送到诊疗室。接着就是近两个小时的插针疗程。
  • 针灸是不是真的有效?其实是有看到一些进步,比如颈部的疼痛已经消除了。脚水肿的问题也渐渐消了。
  • 只是,到完全没有力气这个状况是什么原因,还真的需要多多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