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15日是老爸的生忌,老爸在11日晚上在医院离开了
  • 老爸是在10月1日再次被送入紧急室。
  • 上一次被送来时,因为全身水肿,手脚开始无法使动,在紧急室呆了一个晚上后被送入十一楼的 Medical Wad。在就医期间,医生发现老爸的第三颈椎骨C3在CT扫描图有异样,但因为老爸不愿意冒险做 biopsy,无法抽取样本所以无法确定是不是肿瘤,当时 Medical Team 医疗团队招来了 spine team,oncology,和urology team来讨论下一步行动,结果大家同意用最安全的方法 – 电疗。
  • 电疗以后原本可以回家,但在拆除尿袋管时出了状况,弄伤了泌尿系统,在紧急处理后又住了一个星期观察。好不容易终于出院了。
  • 回到家状况并没有好转 – 满口突然长满了疮,让老爸十分痛苦,吃了几包箭猪枣,总算稳定了。但电疗的副作用开始显现 – 颈部后脑开始长疮,开始无法说话,让照顾老爸的任务添了难度。
  • 老爸在家的那段时间,因为担心老爸半夜需要帮助,所以我一直都陪他睡,他睡在医院床,我睡在露营用的睡袋,后来给自己买了一个沙发床。
  • 几个星期后,老爸的尿管开始出现白色的物体,我们一直以为是蛋白体,直到有一个晚上老爸说无法尿了,膀胱有硬的感觉,我们觉得不对劲,打电话叫救护车,马大医院的都出勤去了,私营的无法联络上,当时还下着雨,觉得没有比自己开车更快到医院,所以让老爸辛苦了的坐上我的车到马大医院的紧急室,想请医护人员帮忙,他们说我必须在紧急室外的登记处登记,登记处又没有工作人员,不得要领,于是把他抱出车送上轮椅,硬着推入紧急室。
  • 老爸在紧急室呆了一个晚上到第二天早上5点才被送到第十三楼的老人科 Geriatric。
  • 在老人科的期间,医生认为老爸的问题,出了尿道发炎,还有呼吸问题。第一个还是第二个晚上,老爸的氧气指数暴跌,医生决定给老爸套上比较大的氧气仪器。
  • 医生认为老爸的呼吸问题是因为颈椎第三节C3的压迫所造成的。医生依据老爸当时的状况,说老爸随时会离开要我们做好心理准备。我压制我的眼泪,祈祷老爸可以度过难关。
  • 我告诉医生,老爸的意愿是不要急救,如果无法自己呼吸,不要靠氧气养命,也不想老爸靠插管进食。
  • 老爸很争气的度过了难关,虽然如此,老爸必须继续插着氧气管,直到氧气指数正常,医生是说在90以上。所以每一次跌落90以下,我们都很紧张。
  • 我记得有一次为老爸喂食时,把氧气罩拿下时,他裂口大笑的样子,实在可爱,连医生护士都被逗笑了!
  • 氧气罩从大的换去小的,再换去小管,我们一直以为老爸的状况开始好转,我们一直鼓励他自己呼吸
  • 虽然如此,医生还是叮咛我们必须小心。
  • 医生把老爸放在病房右边第一间房 – 即是所谓的观察区,有护士看顾。
  • 每天晚上,护士会为病人梳理换尿布,准备睡觉,即是病人已经睡了,护士还是会把病人叫起来
  • 每天早上4:30 早班的护士又为病人清洗身体换床单
  • 每隔四个小时护士会为病人检验血糖,血压
  • 自从老爸入院后,当然,我又必须每个晚上陪老爸了,直到早上大概七点,大哥把老妈带来接班,中午小弟负责带午餐给两老
  • 老爸时常在晚上或凌晨起床,我也必须起床看看他需要些什么,很多时候老爸会觉得饿,所以必须准备迷糊给他喂食。有时候,他会眼睁睁的看着某处,仿佛看到一些东西,他的头和眼珠也跟着某个方向转去。我估计老爸是看到了一些灵体,我总是叫老爸不要管他们,或念佛号给他们,实在太累时我就无法被叫醒了
  • 老妈接班后,我回到家,洗漱后必须准备上班,下午再去医院一趟,看看医生有没有其他交代,然后载老妈回家吃晚餐休息。有时大哥,或小弟会来接班,直到我八点多去接班。
  • 那段时间,实在太累时,我几乎会崩溃,好几次大哥小弟来不及接班或有事忙时,我也只能沉着气继续看顾老爸,实在忍不住时就在WhatsApp群组发个牢骚!
  • 有时候,在晚上,或在白天,隔壁床的病人往生,老爸就开始望向某处喃喃自语,仿佛在跟往生者的说话。很多时候会在往生者断气之前。
  • 虽然我了解往生未必是一件不好的事,但对老爸来说是一种压力,他真的很怕死,这是我最挂心的事!
  • 我一直有告诉老爸他是最幸福的人,孩子孙子都对他很好很爱他,我在医院住了这么多天,没看到几个病人像老爸一样24小时都有人陪伴
  • 我也一直有告诉老爸 – 有问题,接受它,面对它,然后我们一起解决问题;不要怕,有我在,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 我其实也很愧疚没有好好照顾他,还老是给他抱怨,讲他不努力等等,或许我的方法不对
  • 老爸的后事从简 – 老爸离开后,我们联络了处理往事事宜的公司,当晚就把老爸领了出来,让礼仪公司清洗后入棺,早上三点就送回家。老爸生前提过自己的后事想在家里办,我们也想趁机会为老爸念经。
    • 老爸星期五晚上离开,星期六让亲戚朋友瞻仰,星期天就出殡火化了。星期一捡骨入瓮,再送去泰国佛庙内的骨灰塔。路途中还特意带着老爸的骨灰环绕家一趟,还去了他常去的咖啡馆。
    • 骨灰塔是老爸生前买的,就在附近的泰国佛庙。我们觉得放在那里很理想,不但可以常常来拜访他,每天还有诵经,过年过节时特热闹的,老爸也不会觉得闷。
    • 送老爸去新家,请出家师父一起为老爸念经后,接着大家开车到吧生港口,乘着小船到海中把剩余的骨灰撒去。整个仪式总算告一段落。
    • 接着就是49天内的每个七日到老爸的骨灰塔,给老爸送食物(他生前爱吃的),鲜花,烧香。

给予马大医院的评语,

  • 11楼的 Medical 医疗团队的目标明确,就是激进的要把病人医好然后送你出院
  • 13楼的 Geriatric 老人科团队的目标就是让病人可以比较舒服无痛的活着,是不是要给病源追根究底,不得而知了-比如说,他们会注重老爸氧气不足的问题,对于他无法排除二氧化碳的问题,他们觉得不重要,临终关怀的团队则认为很严重所以为他注射芬太尼(fentanyl – 比吗啡更强效的药)来帮助他呼出二氧化碳。医疗团队认为芬太尼的注射是为了减轻老爸的疼痛,可是老爸并没有剧烈的疼痛,后来才承认老爸的昏睡是二氧化碳滞留,和芬太尼所造成的(之前一直否认);
  • 我有向医生反映过,13楼的护士动作很粗鲁,在搬动病人时,没有顾虑到病人是老人,皮肤骨头都比较脆弱,医生之前说老爸在护士为他清洗时显得痛苦的样子,所以要注射芬太尼减轻他的痛楚;我告诉医生他显得痛苦是因为护士的动作粗鲁弄痛他!
  • 我也向医生反映过晚上护士很吵闹,大声说笑;有一晚还在一部电脑开着宗教演说的视频然后离开电脑,演说的声量越来越大,我特意走出病房,另一个护士才急忙帮忙把视频关掉!
  • 当然,11楼和13楼的病楼不乏好的护士,我真的感谢他们给予老爸的高度的专业服务态度
  • 我不认为13楼的病人会好着回家 – 我住了几个晚上,发觉大部分的病人一是靠氧气筒活着离开,一是急救后往生
  • 老爸不像其他在医院往生的病人一样在无意识或呼吸减弱的状况下离开;小弟在老爸往生前还发了短信说老爸刚刚喝过热汤,但在护士为老爸整理换尿布后,突然我就收到侄女的电话,哭着说老爸的心跳很慢。当我来到的时候,没有多久就毫无气息了。因为老爸生前有叮咛过老妈万一发生什么事不要急救,我也把老爸的意愿告诉了医生。当值的医生跟我确认后不施急救,让老爸安详的离开了。我虽然万般舍不得,但这或许是天意让老爸在极短的片刻最小的痛苦中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