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4日,老爸的最后一个七,所谓的尾七,在上个星期四。意味着接下来的星期四我们都不需要(正式的)去祭拜老爸,下一个祭拜就是在第一百天。虽然说不必要去祭拜,但是我们还是会常常去拜访老爸的。

做七为什么很重要?根据佛教的经典,人往生后,在七七四十九天内会进入一个所谓中阴身的阶段,直到投胎。投胎到哪一家人,还是上天堂(天道),或到西方极乐世界,取决于个人累世修来的福报,加上家人回向给他的福报。

我知道老爸生前很怕死,相信很多人都怕死。但我相信老爸的福报不浅,所以所有的家人都爱他。他以前爱钓鱼,为了钓鱼牺牲了很多小青蛙,也自己亲自处理自己钓回来的鱼,我相信他也为自己所造的业忏悔和受报了。

每次来到老爸住的泰国佛庙,我每次都这样求佛菩萨,如果可以,让老爸开悟离开六道轮回,不然随阿弥陀佛到西方极乐世界修行,不然求佛庙内的一座四面佛(大梵天)带老爸去他的天道,不然就投到一个好人家可以接触佛法得到修行的机会。

最终老爸去了那里,我们都不知道。他从来没有托梦给我们。我还真怕他还埋怨我们没有好好照顾他,甚至无法接受自己逐渐瘫痪的事实。那也是无补于事,放下负面的情绪才可以解脱。

唉,说之容易,自己还在遗憾,甚至会自责没把老爸照顾好。我自己不敢去想老爸发病的那段日子,不敢去看当时拍的照片,他那苦苦撑着的笑容,让我十分心痛。我其实可以感受到他的痛苦,他有几度试图绝食或咬断舌头来终结自己的痛苦,被我们劝服继续勇敢的活下去,这足以让接下来的日子更过的战战兢兢,生怕他哪天又再度想不开。

我当时突然有一个念头 – 为了将来不想死在病床上,在六十岁身体还可以的时候,安乐死去。

我当时还有这样的念头 – 陪老爸一起走,至少他跨过界时有一张熟悉的脸孔陪他而不会感到恐惧。当然我必须考虑到老妈的感受,所以只是想想而已。

不过,接下来的日子,但目前为止,我依然想念着老爸,挂念他,担心他,时而遗憾。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