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 新年期间大家还很快乐的到云顶 outlet 逛街购物,当时冠状肺炎在中国台湾香港已经开始严重起来。
  • 马来西亚在三月实施行动管制令 1.0  2020-03-18
  • 二月的时候这里正发生政变,执政两年的希望联盟被倒台。新政府执政后就遇到这个烫手山芋
  • 行动管制期间,几乎所有的企业商业活动被迫停止,学校被迫停学,宗教场所必需关闭,运动也不行。两人同行也不行。
  • 婚礼丧礼不能举行。
  • 只有与生产必需品或服务的企业,如部分政府部门,医院,餐馆,菜市场可以营业。
  • 人与人之间必需保持1米到1.5米的安全距离。
  • 接着可营业的店的营业时间被限制 – 只能从早上八点营业到晚上八点。银行的自动服务也是。
  • 菜市场后来也被限制从早上六点到中午十二点。
  • 刚开始大家都很不习惯。
  • 我们还以为四月解封可以在清明节去拜祭老爸。
  • 结果管制令被延长,扫墓也不行。我们唯有在网络订购香蜡烛金钱银钱,在菜市场买些水果,老妈自己做几道好菜,在家里拜祭。
  • 行动管制令期间,不可以跨州出国,邻居的小伙子刚好在管制令实施前回了家乡结果整个月都回不来。
  • 我的员工都在家里工作。我依然天天到公司打卡上班。上半天在公司,中午还得负责家人的午餐。刚开始在家工作效率超低,慢慢才开始适应。
  • 五月三日续写
  • 行动管制期已经被延长两次,下一个解封的日期是五月十二日。但是五月四日起逐步解封,很多企业可以开始营业,不过依然必需遵守管制令的SOP,比如保持社交距离,常常洗手,量体温,尽可能戴口罩,减少与人接触等等。
  • 终于采取行动把家里的花园整理一番。现在可以坐在树下乘凉打笔电
  • 由于长时间在家里,开始留意老妈的日常活动,因为没法和朋友除外,可能会显得很闷(也许是我的个人感觉)。
  • 我把自己的时间调整一些 – 早上依然五点起床,五点半点上三支香,以前六点出门上班,现在在家里先工作一个小时,七点开个电视陪妈妈看一些关于健康养生的节目,八点载她去买早餐,买了早餐后我八点半去上班。大概十二点下班回家载老妈去买午餐,如果大哥有在家大都会买了午餐,那我就可以迟些回家。晚餐都是由老妈下厨。晚餐以后就在大厅陪她看电视,让她感觉有人在不至于太孤单。我看电视之余顺便看看书。
  • 如果需要到菜市场买菜,早上五点半我们就出门到菜市场去。
  • 我尽量在感觉疲惫无法在电脑工作的时候(尤其午餐过后)不让自己昏睡,我会去整理花园,或到商店买些日用品,不然洗个澡。但很多时候还是昏睡过去。
  • 我还是无时无刻的惦记着老爸。我给自己不换车的理由是因为它有着我和老爸的许多回忆 – 带他四处寻医问诊,
  • 我也趁这段时间去了解奇门遁甲,了解奇经八脉,希望以后可以学以致用,
  • 我的生意熬过了抗疫期后,我需要认真的考虑如何走下一步,我的储备加上即将收到的付款,能让我再经营几个月。我必须把我的团队整顿好。这或许是我的考验。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