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一生都不会去思考这个问题,人生得过且过,年轻时奋斗,工作结婚生孩子,把孩子养大,看着孩子成家立业生孩子,自己抱孙子,退休,老去,生病,然后回归尘土。老去的当儿,身体机能逐渐退化,有的还得活在病痛之中,因为病痛难熬,巴不得求一死了之脱离苦海。照顾老爸的那段日子,我可以感受到那种痛不欲生。

有的就那么轻易离开-在睡梦中,霎那的喘不过气,零点几秒的意外瞬间发生,身体原本应该感受到的痛楚还来不及传输到脑时就被中断了。

我在中学三年级时有一天突然有一股焦虑涌上心来,我担心的是父母对亡的未知数所产生的焦虑,我一直想象他们正在担心自己死后会去哪里,我也许想太多了,也许他们并没有想到这回事,当时他们才步入四十。

但我的想象力却停不下来,越来越焦虑,唯有找一个朋友到快餐店倾述我的顾虑,结果我在他面前大哭了一场!哭过以后,反而没有那么焦虑了。

自此以后,我的人生中断断续续都有这种焦虑来袭,我安慰自己-我的偶像-张国荣梅艳芳等等都离开了,死亡也许并没有我想象中可怕。为了更接近死亡,我参加临终关怀中心的培训加入他们的义工团,阅读和濒死有关的书也认识有濒死经验的朋友,从佛教的角度来了解死亡的过程,死了去哪里。

从小我们就被灌输好人死后上天堂,坏人下地狱。小时候去新加坡的虎豹别墅看到描绘十八层地狱的雕像,挺恐怖的。更小的时候老爸曾经带我们去观赏一部关于食人族的电影,看到他们把文明人的肚子剖开把内脏清洗掉的一幕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一般华人对死亡的认知是-死后被关进很大的木棺,变成鬼魂,被牛头马面或黑白无常带去见阎罗王,由阎罗王根据死前的行为来决定上天堂下地狱,或去喝孟婆汤过奈何桥,把今生的一切都忘掉,投胎去做牛做马做人。

我后来对死亡有不一样心情,是看了没那么恐怖的鬼片以后-尤其那部人鬼情未了,美剧 Ghost Wisperer,人,只要没有太坏,死时总会有一道光把人带到某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