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而发记

有感,所以写下来

马来西亚抗疫期间的心情

2020 新年期间大家还很快乐的到云顶 outlet 逛街购物,当时冠状肺炎在中国台湾香港已经开始严重起来。 马来西亚在三月实施行动管制令 1.0  2020-03-18 二月的时候这里正发生政变,执政两年的希望联盟被倒台。新政府执政后就遇到这个烫手山芋 行动管制期间,几乎所有的企业商业活动被迫停止,学校被迫停学,宗教场所必需关闭,运动也不行。两人同行也不行。 婚礼丧礼不能举行。 只有与生产必需品或服务的企业,如部分政府部门,医院,餐馆,菜市场可以营业。 人与人之间必需保持1米到1.5米的安全距离。 接着可营业的店的营业时间被限制 – 只能从早上八点营业到晚上八点。银行的自动服务也是。 菜市场后来也被限制从早上六点到中午十二点。…

49天后

12月4日,老爸的最后一个七,所谓的尾七,在上个星期四。意味着接下来的星期四我们都不需要(正式的)去祭拜老爸,下一个祭拜就是在第一百天。虽然说不必要去祭拜,但是我们还是会常常去拜访老爸的。 做七为什么很重要?根据佛教的经典,人往生后,在七七四十九天内会进入一个所谓中阴身的阶段,直到投胎。投胎到哪一家人,还是上天堂(天道),或到西方极乐世界,取决于个人累世修来的福报,加上家人回向给他的福报。 我知道老爸生前很怕死,相信很多人都怕死。但我相信老爸的福报不浅,所以所有的家人都爱他。他以前爱钓鱼,为了钓鱼牺牲了很多小青蛙,也自己亲自处理自己钓回来的鱼,我相信他也为自己所造的业忏悔和受报了。 每次来到老爸住的泰国佛庙,我每次都这样求佛菩萨,如果可以,让老爸开悟离开六道轮回,不然随阿弥陀佛到西方极乐世界修行,不然求佛庙内的一座四面佛(大梵天)带老爸去他的天道,不然就投到一个好人家可以接触佛法得到修行的机会。 最终老爸去了那里,我们都不知道。他从来没有托梦给我们。我还真怕他还埋怨我们没有好好照顾他,甚至无法接受自己逐渐瘫痪的事实。那也是无补于事,放下负面的情绪才可以解脱。 唉,说之容易,自己还在遗憾,甚至会自责没把老爸照顾好。我自己不敢去想老爸发病的那段日子,不敢去看当时拍的照片,他那苦苦撑着的笑容,让我十分心痛。我其实可以感受到他的痛苦,他有几度试图绝食或咬断舌头来终结自己的痛苦,被我们劝服继续勇敢的活下去,这足以让接下来的日子更过的战战兢兢,生怕他哪天又再度想不开。 我当时突然有一个念头 – 为了将来不想死在病床上,在六十岁身体还可以的时候,安乐死去。 我当时还有这样的念头 – 陪老爸一起走,至少他跨过界时有一张熟悉的脸孔陪他而不会感到恐惧。当然我必须考虑到老妈的感受,所以只是想想而已。 不过,接下来的日子,但目前为止,我依然想念着老爸,挂念他,担心他,时而遗憾。

求医记 – 终结篇 2019-10-11 (写于2019-10-15)

今天15日是老爸的生忌,老爸在11日晚上在医院离开了 老爸是在10月1日再次被送入紧急室。 上一次被送来时,因为全身水肿,手脚开始无法使动,在紧急室呆了一个晚上后被送入十一楼的 Medical Wad。在就医期间,医生发现老爸的第三颈椎骨C3在CT扫描图有异样,但因为老爸不愿意冒险做 biopsy,无法抽取样本所以无法确定是不是肿瘤,当时 Medical Team 医疗团队招来了 spine team,oncology,和urology team来讨论下一步行动,结果大家同意用最安全的方法 – 电疗。 电疗以后原本可以回家,但在拆除尿袋管时出了状况,弄伤了泌尿系统,在紧急处理后又住了一个星期观察。好不容易终于出院了。 回到家状况并没有好转…

As a caregiver

家里终于请了一位看护者,来自菲律宾,为老爸按摩,清洗,聊天,减轻了老妈子的工作和压力 老爸因为行动不方便,所以有小便的感觉就会叫老妈把水罐套在他的小弟,等小便 – 等因为老爸无法即可小,也许是前列腺的病状 老爸有大便的感觉时,必须把他抱上特制的有马桶盖的轮椅,座位下有个小桶的那种。 还没有买这个轮椅前,必须把老爸抱上普通的轮椅,推到厕所,再把他抱上马桶。这样很费力。 买这个有马桶的轮椅前,老爸就是喜欢自己DIY,所以叫我把饭桌的其中一张椅子,在上面钻洞,套上马桶盖,方便他方便。我们不想破坏饭桌的椅子(因为它是一套的,而且木质很好),所以到二手店用来八十元买了一张户外的椅子 – 比较扎实,好不容易在椅子中间锯了一个洞,把马桶盖套上去,完工!事实上这张椅子没能发挥其作用,顶多用来一两次,后来才买了一张有轮子的,方便把老爸送到厕所去。 当然,这些装备其中一个原因是可以让老爸随时想大便时就可以不必送到厕所去,怕来不及就拉了。 确实有好几次,甚至在同一天,当有大便的感觉时,在确定是不是大便时,已经拉在裤子了!老妈必须帮他清理,挺累人的。因为这个问题,我们想了很多方法,买了很多东西如成人尿片,轮椅马桶。 也许是前列腺的问题,往往老爸有大便的感觉时,把他抱上轮椅马桶后,才知道原来是小便而已,尿完后,就没有大便的感觉了。但是因为这种不定性,所以老爸必须在马桶坐上一段时间,到了午饭或晚饭时如果有这样的感觉,就必须坐在马桶用餐了,就像小孩子一样。 我买的这个轮椅马桶是可折式的,所以马桶的桶必须把马桶盖掀开再放上去的。要拿开时必须把马桶盖掀开。要把马桶盖掀开就必须把老爸抱起来,我不在家的时候,除了我以外的,包括菲律宾的看护者,都没有力气把老爸抱起来,所以必须改装方便把桶拿出来,直接清洗。 住在家里的好处就是 – 看顾的工作理所当然的落在我的身上,这或许是我的福分,也是开启智慧的短路吧。…

心情 20190718-2

没什么,只是想谢谢东西。 老爸有个神医朋友,李师父,通过拍打的方式把很多瘫痪的病人治好。以前他们俩要好的不得了,但不知为何有点闹僵的感觉,好久都没有来往。刚开始健康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建议请这个朋友来看看,老爸老是推三推四的。昨天老爸觉得应该放下以前的成见,叫我今天务必到这个朋友府上请他亲自去看看老爸。 我原本的计划是办了上午的工作,才去找他,因为老爸说他今天未必有空上门给老爸看病。 结果我十一点早上去到他家,他的太太说他已经过去我家了。我急忙打电话回家,果然他已经看过老爸了。我向李师父的太太道别后回家。 为什么会这么 desperate 原因是老爸的四肢已经几乎没有力气了,个人的气也开始薄弱。我一早就在我们三兄弟的群组发了一则信息请大家常常回家看看老爸。 我回到家后看到弟弟来了,老爸的几个朋友也在,我觉得安心,便到附近的商场找个地方工作。到了大概两点半就回家准备接下来四点的针灸治疗。这么早准备是因为老爸行动不方便老是耽误了预约的时间,让我挺不好意思的。 接下来到我运动的时间了 – 老爸突然想上厕所,所以我必须把他从屋外的懒床搬到轮椅去,送到浴室,再从轮椅搬到马桶座位,坐上去时老爸已经等不及了,善后的工作都由老妈去做,包括清洗肮脏的裤子,替老爸洗干净洗澡换衣等等。 清洗一番后,我负责把他从马桶座位搬到一个临时的座位推到门口再把他从那里搬到浴室外的轮椅上。再由侄儿清理他膝盖的伤口。他也做得很好很有耐心。 这或许就是大家的功课,学习或锻炼的时段。 三点半我们就到了针灸的诊所。也许轮椅的方便,我很容易的把老爸从座位搬上轮椅,再送到诊疗室。接着就是近两个小时的插针疗程。 针灸是不是真的有效?其实是有看到一些进步,比如颈部的疼痛已经消除了。脚水肿的问题也渐渐消了。 只是,到完全没有力气这个状况是什么原因,还真的需要多多观察。

心情 20190718

entrepreneur 和 caregiver 两者如何圆满的兼顾? 很多事情,在人生中是无法避免的,却不想去面对现实,比如父母的老去,必须得到深切的照顾,为何自己不能照顾?非要找看护吗?我在想。 我要照顾 – 因为那是我的责任,也是我去上 caregiver 的课程的原因 还好有去上课,才懂得如果照顾,尤其把老爸从椅子搬去轮椅,到厕所等等,没学到真的不懂得借力 妈妈也很辛苦的,每一次都必须随时候命,我也只能尽量帮忙 我可以体谅并感受到她的为难 – 她的身体也没有很强壮,年纪一把了当然也会累,身体累了,精神也累,总需要一个出口泄泄气,当然做母亲的在孩子面前永远都要摆上一副“没事情”的样子。 我也尽可能把时间赋予正面的事情…

求医记 8

最终,物理治疗的疗程告一段落。情况没有改善,因为老爸拒绝配合做运动,也有点质疑物理治疗师的方法。 最后一次去的时候,物理治疗师给老爸做一些运动。运动后的测量血压,竟然飙升到199,高居不下!总算下到167时又再鼓励老爸继续做骑单车的运动,运动后,血压再次飙升到200多!结果必须再次在中心休息许久才回家。之后不再收到任何来自中心的慰问或跟进,既然如此,我们唯有另谋高医。 住在我家对面的朋友,她的丈夫几年前中风,后来去了家附近的针灸中医师治疗。一段疗程后,终于可以站起来走路了!老妈以前也听说过,于是大家同意让老爸试一试。 这间针灸诊所叫“得益中医馆”,The East Acupuncture,坐落在一所双层排屋的角落单位。这位男中医师四十一岁(他的毕业证书有些出生日期),有点白发,但皮肤真好,对年长者算贴心但对不听话的老人家就说话毫不客气,也许是他的方法。 第一个疗程是让中医师试探老爸的状况,老爸对治疗空间很满意觉得很舒服。首先医师处理身前的部分,在肚子,大小腿,和头顶插针 – 每一针插下去都会问老爸有没有酸酸的感觉,有些比较难插下去因为筋肉很僵硬;有的插下去必须到很深的地方才感觉到酸。插完后,医师把一个仪器照在老爸肚皮上的针来促进血气的流通。 十分钟后,再做背后的部分 – 依然插了很多针,连颈项也插了好几针。 疗程后,老爸感觉到有显然的进步!投诉痛的地方,让他再插几针,就不痛了,原本无法举起的下肢,好像也可以行走了。中医师有说明 – 必须做运动,才能有显著的进展,也说明治疗不是一朝一夕就好了,必须给他时间。正要离开诊所时,老爸就投诉腿部的部分很痛(旧患),医师在大腿部再插几针,就不痛了! 医师也开了去水肿(利水)和补气的中药给老爸。一天吃两次,一次各吃三粒;也吩咐老爸在早上九点半时到外头晒晒太阳,说是可以补阳气。…

求医记 7

2019-05-27 & 28 Your Physio Petaling Jaya (YP) 会选择来这里是因为住在澳洲的叔叔的建议。他给了老爸两个地址,一个是正规的脊椎治疗中心,另一个是针灸医疗所。 我根据老爸对身体状况的叙述,在谷歌搜查一番,有几个可能性, 血气不通 – 之前的中医师的判断 – 不过,为什么会血气不通?他说是五脏水肿;但为什么会五脏水肿呢? 颈椎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