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而发记

有感,所以写下来

求医记 6

2019-05-17 8 am UMMC RUKA RUKA = rawatan utama and klinik am 完整的程序是,先在门口的一个登记处排队量体重拿号码,有A,B,C 组别 接着到里面等号码被叫到另一个登记处的柜台 老爸拿到的号码是C089,等了半个小时终于叫到我们的号码,老爸不方便行走所以我待老爸去…

变老记

我们好命(或不好命)的话,在离开之前,必定经过老化的过程 如果比较不好命的,还会和病痛一起感受 不管自己多么正面积极,失禁时还是会尴尬,走路还是会怕跌倒,手脚麻痹时还是会紧张,忘东忘西时还是会一脸茫然,回想自己的当年勇还是会觉得感慨 年老了需要学会调适心情,接受事实的活下去 – 确实说得容易,但那是无法扭转的事实,所以有一定的难度 如果有家人的陪伴,或有个老伴陪同面对,或愿意处理这下大小事,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或许这就是夫妻关系和家庭教育的成绩单 当然,前提是要结婚生孩子 单身的怎么办?大学时期曾经参与某个佛教团体的居家探访,到单身老人的家清理房子,为他洗澡,身为志工的我们固然做得欢喜,却忘了顾虑到老人家的心情 – 看着他的泪珠,我们猜想那是感谢感动的眼泪 我问自己,有一天我老了,有个年轻小鲜肉来处理的我黏在肛门旁边多日的粪便,我也许恨不得死掉没眼看 但也许当我成了万人之上的总裁后,我的产品已经可以化解这种尴尬了 有时我还真希望早点死,最好可以英勇而死 但我还是必须开始为“万一死不去“准备 –…

求医记 5

2019-05-10 星期五 – UMMC 6th Floor, Neurology 9:00 am 为什么来这里?上一次见医生时,老爸投诉脚没有力,无法走动,当时的医生建议老爸做神经检查确定是不是脚部的神经的问题 原本的预约时间是九点早上,等了一段时间都没有动静 后来其中一个门打开,很多学生和讲师医生从门后的会议室走出来,工作人员开始呼叫病人进来病房做检查 来到一个房间,有三个人,其中两个看起来像是学生,我扶老爸到病床上等候‘医生’为老爸做检查 来了一名女生向其中一名‘医生’询问另一个人的电话,三个人为了找电话号码在房间聊了一会,我觉得这样很不专业 要电话的女生走后,学生(还是医生)开始为老爸检查 –…

求医记 4

2019-05-07 星期二 马大医院 这一天的 appointment,也许是很久以前定下的,在医院的网站的预约记录写着clinic的名字是,MD42-004 Konsultasi & Rawatan,为了确定医疗室的地点,所以打电话去问 MD42 – 电话有几个选项 – 按 1 付款的,2 报告,0…

求医记 3 中医

中医的药刚吃完,这一天(6-5-2019)是时候再去拜访郑医师 老爸比较急性,所以老觉得吃中药没有效用,但问他肚子胀风的问题有没有好一些, 他说有,there you see,只能鼓励他继续相信自己可以好的 不过这一次他的行动真的有难度了,所以必须扶着我的手才觉得安心 见到医生,老爸让医生看看脚水肿的问题,医生还是说同样的东西,就是功能性水肿 医生再次提醒老爸尽量少吃西药,不可吃糯米,椰浆,包括 Nasi Lemak (前几天他还吃了一盘!是我们不好,不知道不可以吃,所以买给他吃让他提提胃口) 我觉得中医的方法比较靠谱 – 至少有顾全到整体性,因为中医对人体的理解是各个部位的有关联性,不只是脚痛医脚,头痛医头,当然调理的进度比较缓慢 关于脚痛的问题, 老爸一直说自己的脚没力,尤其痛的时候,整个人会倒下来,他怀疑自己是在半中风的状态,在网络查询之下原来脚没力可以有很多原因,以下的链接可以供大家参考…

我的志愿

小时候的志愿是当工程师,我还小的时候,我的表姐夫是一名工程师,开的车比我家的好很多,所以我以为工程师可以赚很多钱 但当时我真正喜欢做的事,是画漫画,积木,建造模型 我画画的启蒙老师是一名写停车票的马来青年。我当时住在商业街其中一家婚纱店楼上。马来青年有空的时候,会坐在婚纱店外面,用些停车票的原子笔画人像 – 比如警察 我另一个启蒙老师是漫画人物 – 在儿童乐园连载的画侠李子长。他总可以在被弄脏的墙壁或画挥几笔变成美丽的作品 小时候吃过一种糖果,它的包装是以日本民间故事为题的卡通,比如,桃太郎 小时候的日子几乎是看卡通片是渡过的。当时很喜欢看米奇老鼠,神奇小飞侠,Tom & Jerry, 等等。 小鹿班比是我看的第一部卡通电影,后来又看了白雪公主,对当时的背景画的真实感很赞叹 小学开始接触漫画,尤其日本漫画,零用钱几乎都花在漫画 我虽然当时不喜欢香港的武打漫画,但暗地里还是会模拟画龙虎门书里的英雄们的肌肉…

求医记 2

2019 04 30 老爸上一次生病的时候,突然想起有一个叫郑昇泰的中医师,去看了以后,吃了他开的药好几个星期,体力逐渐恢复。每一次开药大概马币250,老爸觉得很贵。所以他认为身体差不多了就不再(需要)去看他。 他当时也开始每个周六到附近的公园步行,脚也越来越有力,越走越快。 不知是否天气的关系还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如糯米鸡,脚开始水肿,肚子又开始胀风,一直认为自己神经疼痛,不得已开始吃朋友介绍的止痛仙药(我认为有问题的药),身体完全没有好转的迹象。这个样子好几个星期了,周六也停止到公园去运动。 上两个星期,决定再去见中医师。 中医师的诊断是五脏积水(相比单一内脏积水,五脏积水没那么严重)。 中医说,少吃盐,少吃生冷的食物如水果,西药尽量少吃,等等。医师鬼画符的开了六天的药。 基本上,煮药的程序是 – 五碗水,煲40分钟或直到剩下两碗半的水量时,加入一团另外包的类似叶子的药材(必须先浸水),再煲大概十分钟或剩下半碗水就可以了。如果吃西药的话,必须相隔三个小时。 煲药的时候往往都有味道,这次爸妈都认为煲出来的味道‘不够臭’,以为’好像没什么功效‘。(这样的推断才让我觉得可笑!) 吃了一个星期,好像没什么功效(其实有好一点),埋怨一番后继续吃西药止痛药等等。 到来今天受不了神经的痛楚,才坦诚中医师的药确实有帮助,决定再次拜见中医师。 老爸推断自己的右脚是不中风了,因为右脚完全没力了!…

求医记

2019 04 29 早上哥哥载老爸去马大医院。想到爸爸可能行动不方便,有困难叫车回家,所以想去一趟医院载他回家。 打电话给他没人接,发短信给他也没有读。 原本以为今天是必须到 Menara Timur (东院大厦) 验血,所以来到后,到地下停车场去,没能找到停车位,回到大门口,想暂时停一下看看爸爸有没有在里面。好心询问当值的警察征求2分钟进去看看而已,结果被拒绝,再下停车场,好几次都找不到停车位,开始有点恼了。 最后决定回家等电话。不久就收到老爸的短信说不必载他。 正要离开家回去工作时,突然接到老爸的电话问我能不能去医院一趟。原来老爸是去了 Merana Utama (主要医院大楼)对面的大众诊所。正在楼下的药剂部领取药物。他叫我到药剂部找他。 我来到医院,把车停在毗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