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而发记

有感,所以写下来

与父母同在

缘起和使命 因为和父母住在一起,所以照顾两老的责任就落在我身上。也因为要照顾两老,所以我依然和他们住在一起。 虽然我已经长大了,但在父母心中永远是孩子,所以在家里他们依然把我当小孩照顾,我也让他们如愿以偿的感受照顾我的幸福 🙂 能住在家里照顾两老其实是一种福气,这也许是我的使命吧。因为这个使命,让我冥冥中踏上创业之路,可以掌控自己的时间。虽然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外头为事业打拼,晚上终会回家,这他们心里觉得踏实有安全感,让有了家庭的弟兄们也比较安心。不过如果我必须出游,哥哥弟弟会义不容辞的常回家看他们,或让孩子(父母的孙子)住在公公婆婆家。 创业的我固然想拓展我的事业,却又期望可以兼顾父母的生活起居,所以正在把这两者融合,加入创新的迈入高龄社会,让长者在身体机能的退化下依然可以活得很自在。 认识死亡 很多人来到人生的尽头会怕死,所以尽量让自己忙碌,不断的在社交媒体游走看YouTube,忙得没有时间去胡思乱想。很久以前我就意识到这个危机 – 我在中学的时候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和恐惧 – 当时的天总是特别灰暗,家里的气氛很不对劲,我很压抑,找了一朋友抒发我当时的心情,结果在快餐厅里哭的稀里哗啦。但无论如何每个人都必须去面对 – 所以我在早些时候参加了安宁关怀的组织,去多接触濒死的病人,去深入的认识死亡。 我第一次上安宁关怀的工作坊时,导师给予的分享让我对死亡有一点释怀。再参考一些书如”西藏生死书“,听听有濒死经验者的分享,了解后死或许没那么可怕。 偶尔有顾虑的时候,我会告诉自己…

喉痛 – 一切由榴莲开始

适逢榴莲季节,便宜的价格激起家人买榴莲的冲动。 首先哥哥买 – 猫山王(RM 35/kg – 高价时1公斤80元)- 买了一粒两公斤的,我吃了一些。 爸爸决定哥哥买贵了,于是决定自己再买一次。爸爸有糖尿病,所以已经很少吃榴莲了。我其实也逐渐对榴莲没兴趣,因为味道已经标准化,好像吃软糖一样。爸爸是享受买的过程。吃不了的就全由我包。但买到的这一粒,一公斤30元,选了一粒两公斤的。剖来吃时才只有六粒核,换句话说,一粒核10元。这一天我的喉咙开始痒了。 爸爸不甘心,第二天和朋友到区内一个马来乡区,买了好几袋的榴莲,刚好他的另一个朋友又从自家的果园收集了好几箩的榴莲,也给力爸爸好几袋。家里突然很多很多榴莲。我们把所有的榴莲都剖开然后放在塑胶盒子再放入冰箱。每剖一粒就尝一核。这根本就是在酝酿着噩梦。 第三天,喉咙开始剧痛了。 我刚从猪毛丹病好不足一个星期,吃了很多西药和抗生素,所以这一次想尽量避免西药。喉咙痛罢了嘛,喝多一点水不就可以了吗? 原来不 – 身体开始发热, 微微发烧,…

发烧 – 一切由红毛榴莲开始

(还在发烧中) 发高烧好几天了,只是想记录当下的想法和思维。暂时以列表呈现。 怀疑是吃了家里的红毛榴莲树刚刚掉下来的果引发的。我吃了裂口的部分,可能沾到肮脏的东西。吃的当天没事,第二天开始发烧。 第二天正式发烧,我还去工作,只是下午回家小休,再去开会。 身体忽冷忽热。适逢雨季,冷上加冷。没胃口,有呕吐的感觉,没拉肚子,没咳嗽没伤风感冒。容易累,昏睡。 还坚持自我疗愈 – 不吃西药,不吃班纳多,晚上没法好好睡觉 – 头太疼。但又不得不睡因为很累,外热内冷。 我留意自己的思绪,体会到什么是’黏孖根‘,脑搭错线 – 就是脑神经交错痴缠的状态 – 思绪重叠,比如当我想着某件事时,有另一段思绪插过来干扰 –…